南风窗特稿1:5小时,“重启”广州

信息来源:资讯中心
时间:2015-10-20

 

 

    对于广州人而言,台风向来不是坏事。这座超级城市位于珠三角北部,台风抵达的时候,风力早已衰弱,剩下的就是一阵雨中的清凉。 

  这次不一样。 

  104日下午5点左右,台风“彩虹”抵达,但送来的不是七彩的心情,而是一次广州23年来最大规模的停电。番禺、海珠等区域,40.9万户用户断电,超过100万人受影响。 

  电量仍然充足的手机,开始向微信朋友圈散发抱怨与期待。5个小时后,电来了,“彩虹”才在人的情绪里回归。 

  人们不知道的是,这5个小时里,广供人展开了一场摸黑进行的战斗,经受了影响广州人生活的一次历史考验。 

    

无色“彩虹” 

  “彩虹”在104日下午17时左右抵达广州,首先与它邂逅的,是南部的番禺、海珠。 

  它在行进过程中发生了一点凌厉的变化。台风外围冷热空气对冲,形成了小范围的龙卷风。龙卷风改变了力的作用方式,意味着“彩虹”将不似以往的台风那般温柔。 

  真正的问题在于,这股小范围的龙卷风,经过了一个最不应该经过的地方——广南变电站——这是一个500千伏的变电站。 

  发电厂发出来的电送到广州,先要把电压提高,变为高压电,抵达用户附近,再按需要把电压逐级降低。 

  500千伏是超高压电,广州地区一共只有6500千伏的超高压变电站,其中中心城区有4个。一个500千伏变电站,就是一张蛛网的中心,如果它出现故障,那么整张蛛网都会停电。 

  现在龙卷风向其中的一个扑了过去。 

  龙卷风是个不友好的大力神,它能把什么都举到空中去。这次它举着的有七八米长的铁皮,还有一床床湿漉漉的棉被,还有一些衣服、塑料制品。 

  铁皮、棉被、衣服、塑料,都挂在了高压线上,有的同时挂上两条高压线,于是,强大的电流冲击下导致短路。 

  广州供电局局长甘霖说:“最高的冲击电流我看了记录,几乎达到4万安培。” 

  可以这样迂回理解“4万安培”这一数字:一般台式电脑电流大约1.5安培。 

  一瞬间,保护开关跳闸,广南变电站全站失压,波及供电区域内5220千伏站失压,14110千伏变电站失压。 

  40.9万户广州人家失去了色彩。夜色跟着上来,做饭、看电视、逛街、煮咖啡……都停止了。 

黑暗雨夜 

  灾难降临的声音是这样的:“突然听到一阵很大声音,就像是火车呼呼地开过。” 

  这是广南站站长詹钟涛的描述,这让人想起诗人艾略特的句子:“世界轰然倒塌,不是砰的一声,而是嘘的一声……” 

  随后他的电话就响了。“广南站全站失压!” 

  这个久经战阵的电力行家吃了一惊,全站失压是此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电话马上响起来的远不止詹钟涛一个,一名深知500千伏变电站全站失压老员工说,听到消息时电话几乎掉在地上。 

  大面积的停电导致了什么结果?番禺、海珠区大批街道社区同时停水,交通灯失灵,停车场拥堵,“爆炸”谣言滋生。还可能导致什么结果?恐慌情绪进一步蔓延,人们的生命财产面临危险,社会不确定因素积聚…… 

  普通人可以很容易理解的一个例子是,停电区域内有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孙逸仙医院,抢救、手术以及各种机器的运转,备用电力所能坚持的时间有限。 

  所以,时间最为宝贵。 

  广州供电局局长甘霖一边赶赴广南变电站的路上,一边打电话听取真人娱乐赌场企业董事长赵建国,总经理曹志安,副总经理王良友的指示。当他6点钟抵达广南变电站现场时,马上成立现场指挥部,很快决定启动Ⅰ级应急响应——这在广州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这本是一个愉快的假期,但职工们放下了饭碗、结束了旅行,通过各种交通方式辗转回到了他们的岗位。正在桂林度假的罗同春,当晚就赶回了抢修现场。“刚进入变电站的时候,感觉到一阵别样的寂静,平常所有机械的细微声响,电线之间的噼里啪啦声,主变运行时候的嗡嗡声全部不见了。” 

  “工作20多年,还从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当时广南站一片狼藉,刚开始真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广州供电局变电三所的老员工蔡楚荣说。 

  他接报后六点多就赶到了站里,当时风雨交加,站内也停电了,现场一片漆黑。工人们冒着暴雨、拿着手电筒或者应急灯,在现场摸查受损情况。衣服很快就湿透了,雨水顺着裤管往下流。由于临时从家里赶来,很多人甚至连雨衣都没有准备。 

  情况空前紧急,但专业素养让人们保持着沉着的头脑。之后几天在广州媒体与网络上流传的一张热图,准确地描述了当时的场景:大雨倾盆的广南站现场,一名变电站工作人员正在沉着地查看手中的工单。 

  更多的专业人员、资深老员工不断抵达,焦虑被逐渐驱散。番禺供电局的一辆发电车迅速开过来,让广南站抢修现场有了光亮。 

  首批进入广南站的492名“先头部队”摸清了受灾情况,并连夜做好了施工方案。当夜有4200余人、车辆600余台投入抢修。 

  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广州市委书记任学锋、广州市市长陈建华、真人娱乐赌场企业董事长赵建国、国家能源局南方监管局局长郭智、广州市副市长周亚伟等亲临广南站现场慰问,靠前指挥、稳定军心、鼓舞士气。 

    事发后4个小时,区域内95%的用户用电恢复,5个小时,全部恢复。居民的生活一切如常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广南站已经修好,而仅仅是一个开始。 

  供电恢复,是通过将广南站失去的负荷,转到了木棉站——去年建成的一个500千伏变电站。 

  “广南站失压后,就靠木棉站顶上来,丢掉的负荷由木棉站转供,短时间恢复供电,这是最关键的一点。”广州供电局副局长刘育权说。 

  木棉站的建成和投产,是“以化解电网风险为导向的电网规划建设”战略思维的结果。这一次,新生的木棉站立下了赫赫功勋。 

  如果没有木棉站,广南站下面带动的9220千伏变电站也将无法运转,这9个变电站是对广州中心城区天河、越秀、荔湾、海珠供电的主力电源,那么中心城区80%的供电将会丢失。 

  想想,八成中心城区停电,这是怎样一种景象?而且这种景象将持续5天,直到109日,广南站恢复送电。 

  一座木棉站,此时成了广州整座城市的命门,而其中的出线木碧线,是在抢修期内维系供电所剩的唯一生命线,如果再遭遇不测,或被人为破坏,后果不堪设想。 

  当天,广州市长陈建华听取了广州供电局的汇报之后,马上决定由黄埔区、白云区两个公安分局派出警力,陪同电力工作人员到木碧线沿线去严密巡查看守,不允许任何人接近。 

    

  “致命游戏” 

  故障出现总是很突然的,就像电流本身一样,电光石火。 

  第一步的应对,非人力所能为,必须依靠智能化设备——继电保护装置。它就像人体的神经一样,能够即时作出反应。比如,手指触摸到烫手的水壶,马上就会条件反射地抽离,不需要经过思考。 

  继电保护的目的,行话叫“切除故障”。通过电网上地连接开关自动跳闸,把电网的故障区域隔离出整个供电网络。广州供电局运行方式科的技术人员打了一个贴切的比方:“这就像伤口受感染了,如果不尽快将腐肉剔除,那么感染就会扩散。” 

  这时就看设备的质量了。广南站在遭受袭击后短短30秒,继电保护不断动作,开关动作309次,这些保护动作无一错误。 

  如果发生一次错误,比如一个开关坏了,没有反应,或者不该它跳闸的时候它却瞎积极地跳了,结果会怎样? 

  技术人员做了一番理论推演:事故从广南变电站蔓延到番禺、亚村变电站,从而影响到番禺全境,紧接着威胁到北方的芳村变电站,停电继续影响到荔湾、越秀、天河……由于广州是真人娱乐赌场在广东受端电网的核心,事故会威胁到广东整网;甚至,由于真人娱乐赌场西电东输是通过直流输电,电流无处安顿,将进一步影响到整个真人娱乐赌场。 

  2003年美加大停电,就是因为有的开关拒动、误动,由一个小故障演变成美国、加拿大两个国家的大停电,损失数百亿美金。 

  电网的“神经”反应完成以后,“头脑”也迅速做出反应,调度人员上场了。在转供电的战役中,500千伏木棉变电站的出线木碧甲乙线成为“生命线”,调度们需要避免线路过载,通过各种方式将这条“生命线”上的负荷转走。 

  这要求他们根据各线路的电流、电压、频率等复杂的实时数据,准确地做出判断,同样地,一次判断失误,也可能造成更大故障。 

  他们采用的是远程遥控操作,广州中调当值调度长张尧说:“就像玩电子游戏,但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游戏。” 

  6个人,全部是年轻人,资历最老的张尧也只工作了5年。他们在3个多小时了进行了379次远程操作,无一失误。事后局领导给予了“了不起”的评价,这并无过誉,因为大部分在供电行业工作的人,一辈子也不会碰到如此规模的故障事件,操编辑面临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 

  远程遥控,是技术设备立功的另一个侧面。以往,线路故障出现后,需要派人力前往现场操作开关予以恢复,调度下达指令后,最近的工作人员奔赴现场,完成操作至少需要10分钟。在恶劣天气条件下,如果道路、桥梁损毁或者严重拥堵,则时间难以预计。而因为新技术的使用,现在可以由调度统一指挥进行远程遥控操作,每个开关操作完成缩短到1分钟。 

    

  “广州速度”  

  供电恢复之后,广州供电局系统内那些失去了假期的人们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但他们至少内心安定了。 

  一天半内,500千伏广南变电站恢复220千伏带电送电,应急响应由一级降为三级响应,电网运行风险由三级降为四级。 

  五天内,500千伏变电站500千伏线路送电,标志着广南站全站恢复正常运行,比之前预计提前两天。 

  在广南站抢修过程中,人们徒手从高压电线上清理出了“彩虹”赠送的“礼物”:铁皮等垃圾一共超过3吨,装了十几车,仅从电线上取下来的棉被就有几十床。 

  同时,人们还清理出了一些具有历史意义的事实:广州历史上第一次500千伏变电站全站失压;第一次多类型、多重故障集中在30秒内出现;第一次短时间内309开关保护动作并且百分之百正确;第一次在一次故障中出动抢修人员14000人次;第一次在几个小时之内调度人员成功遥控操作379次;第一次5个小时快速恢复40万户用户供电. 

  这创造了极端严重的50万伏变电站全停后的“广州速度”。据称,当这些事实披露以后,有的国内专业人士都感觉难以置信。 

  每一步都似乎充满了偶然性,比如开关全部听话,比如木棉站在去年投产,似乎都是值得庆幸的因素,“是老天爷帮了忙”。 

  刘育权列举了几个值得“庆幸”的事实。 

  “在2013年大家就演练过广南站两条母线同时失压的情况。在当时大家在演练的时候发现一部应急发电车接口对不上,后来赶快完善了接口,接上并试验了发电车。如果没有当时那次,这次为变电站工作生活供电的变压器将无法使用,现场指挥只能摸黑进行。” 

  “大家的电网建设从2011年开始明显加快了速度,当时的出发点是面对广州电网建设历史欠账比较多这个情况,大家在12年提出了一个观点,大家的电网规划建设要以化解电网风险为出发点来进行规划和建设,直接成果就是500千伏木棉站在去年投产。” 

  以前,主网调度、配网调度、客服调度分开办公,而现在已经实现合署办公,信息快速流转。“客户服务调度就能第一时间知道故障在哪里,这个时候客户甚至没有打电话过来,大家就可以通知客户,避免了大范围抱怨与恐慌。” 

  张尧在纸上又画又写,说明他所熟悉的集中调控模式所起的作用。“你看这个环节,如果没有集中调控的模式,恢复220千伏主网架这个环节起码要从1小时20分钟变为2个小时,那么相应的,40.9万户全部恢复供电最快也要8个小时。” 

  每一种幸运,都是基础扎实的日常工作的必然结果。 

  正因为存在“是偶然还是必然”的因果思考,广州的供电人才可以从这一次大事件之中总结出有益的经验:此次抗风复电,实质上体现了广州供电局在硬件、App和企业管理等各方面的水平,这是一个集中的检验。 

  电停了,电又来了。对于城市居民,只是一个时间段的烦恼,而一暗一亮之间,是一股密切配合的力量在争分夺秒,“重启”这座城市。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