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绣花针”折服日本“空手道”

信息来源:广州电力报
时间:2012-01-25

  

  隆卫华  摄

  

  曾国华  摄

  陆浩臻,男,汉族,中共党员,1956年2月26日出生,1975年9月参加工作,现任广州供电局输电管理所电缆二班班长;技能专家、高级技师。

  2011年12月29日,陆浩臻被评为第二届“感动南网”一线员工。2012年1月11日,局长甘霖去输电所慰问时表示,“陆浩臻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这次又当选‘感动南网’人物,把整个南网都感动了,大家自己更受感动。” 

  ◎标签:敬业、精湛 

  做电缆一是要有技术,二是要有手艺,就像是练拳,没有苦练就不能精益求精,一刻都不能停下来; 

  这些电缆都是我做的,就像是自己的小孩,距离多长、通向哪里、什么型号,我记得清清楚楚; 

  虚心做人,踏实做事,热爱这份工,对得起这份工。 ——— 陆浩臻 

  和浩臻从同事变为夫妻,我觉得他为人处事很认真、固执,尤其是对其所从事的电缆专业技术,十分刻苦钻研。他求知欲很强,只要遇到有特长的人,都会虚心请教学习。他也很爱护后辈,跟着他的年轻人,都能收获明显的进步。 

  对于家庭,我希翼他在不忘工作的同时,多点关心自己的身体,毕竟这是革命本钱嘛。——— 陆浩臻妻子:张桂燕 

  守护光明的地下工编辑 

  再次见到陆浩臻的时候,已经时隔两年。邀约采访那天广州细雨清冷,陆浩臻带领班组成员在珠江新城电缆隧道口早已准备就绪,即将开始例行巡视。他比以前瘦了一圈,也许是受病痛的折磨,脸色显得有些蜡黄,但脸上的笑容依旧爽朗开怀。

  电缆隧道口巨大的鼓风机强劲轰鸣,刺骨的寒风吹得人瑟缩畏首。“隧道必须要做好通风,否则里面的味道难以承受,而且可能会积聚毒气。”陆浩臻先容道。拾级而下,逐渐走进黑暗。低头穿过几扇低矮的门洞,陡然间,一列列粗壮的地下巨龙迎面袭来--这就是电缆隧道。“来,跟着我慢慢走,注意两边的角铁。”陆浩臻打着强光手电,一边引路,一边检查:“这条隧道有十几公里,现在还比较宽敞,到前面就辛苦了,你们要有心理准备呀,哈哈……”隧道里,回荡着他招牌式的爽快笑声。

  灯光昏暗,脚下不时踉跄。偶尔,头顶会有强大的低频巨响传导而来,压抑得令人耳鸣心颤。“那是路面大型载重车经过,大家现在应该就在马场路底下。”陆浩臻习以为常,为大家轻轻开启了亚运保供电的回忆:“那时大家值守在隧道里,头顶就是开幕式区域。这里没有任何信号,连收音机都没用,大家只能闭着眼睛感受开幕式的气氛,似乎隐隐约约能听到音乐和欢呼。大家挺兴奋的,因为大家就在开幕式下面。”一路之隔、咫尺天涯,就是这样的“地下工编辑”,为亚运的辉煌璀璨付出了不懈努力。

  “这是潭天线,是广州首例220千伏电缆隧道敷设工程;这是潭天金环龙线,这是潭雅双线,都是我一手一脚做的……”一路上,陆浩臻如数家珍,拍拍这回电缆,摸摸那回电缆,眼里流露着欣喜和温情:“你看看,这些电缆接头采用的是熔接技术,原来都是洋鬼子引导下做,现在大家已经掌握并逐步淘汰,改用压接技术了。你再看看这里,这些加工工艺是我改进设计的,当时谁都没有反对意见。还有这里承重支架的设计……”谈到工艺和技术,陆浩臻逐渐滔滔不绝。黑暗中,大家感受到他悦动的眼光满是自豪。

  “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陶渊明在《桃花源记》中走进世外桃源的描述令人神往。电缆隧道虽然一样与世隔绝,但却恰恰相反,一路阴暗狭长、沉闷压抑并越走越窄,最终让人不得不“俯首贴耳”,缓缓蹲行、逐步挪动。才十来分钟,笔者就气喘如牛、汗滴如注。“这就受不了了?前面还有几公里啊。其实现在条件还算好了,要在以前,这些隧道更窄,大家只能爬行巡视。”黑暗中传来陆浩臻呼吸平顺的声音:“隧道里蹲行是大家必修的功课,冬天还好,若在夏天,这里十分闷热,你们肯定受不了。”大家都知道陆浩臻有椎间盘突出的旧患,这与常年累月的蹲、爬动作不无关系。隐约中,笔者看到他捶打后背,继续着巡视的路程……

  一趟巡视下来,笔者灰头土脸、狼狈不堪。陆浩臻微笑着为大家拍打身上的尘土。笔者忍不住问道:“臻叔,你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这样的巡视还经常要你来操刀吗?”陆浩臻没有直接回答:“大家是吃这行饭的,就要对得起这份工,对得起这份职责!”

  做电缆如绣花针的“军师” 

  陆浩臻入行35年来,在工作中力求完美,技术上精益求精,全身心融入电力事业,用实际行动兑现着自己对企业的承诺。他是高压电缆运维技术的行家里手,凭借着高超的技能博得了外国专家的赞许,更以刻苦耐劳、孜孜不倦的工作态度感染着身边的工友,用爽朗幽默的性格为大家带来快乐的幸福感。

  长期的工作实践与刻苦专研,锤炼出陆浩臻过硬的专业技术和丰富的现场经验。作为广州供电局电缆专业中为数不多的高级技师之一,他掌握了国内外12个生产厂家,五种电压等级不同型号的电力电缆敷设、安装技术。从一个学徒工成长到今天的高级技师,陆浩臻不断提高自身素质。每年,他都会积极参加各类技术培训、技术讲座和研讨。其撰写的“贵州三板溪水电站500千伏电缆工程敷设施工概况”的论文,曾在《广东电缆技术》杂志2006年第3期发表,并荣获广东省电机工程学会优秀论文二等奖。不管是单位举办的内部培训,还是上级单位的各类电缆工技能考核中,他都能出色的完成培训导师任务。在陆浩臻的言传身教和悉心督导下,一批青年电缆工掌握了各种复杂的电缆安装工艺,取得了极大的进步。2008年,这些电缆专业的新秀代表广州供电局参加广东电网企业电力电缆工职业技能竞赛,取得了团体一等奖的佳绩,并包揽个人赛前三。

  不但如此,为加快抢修速度,在复杂的环境下保证施工质量,陆浩臻率领的电缆二班勇于创新,不断改进,研发了一批专业工具和装备,极大地提高了工作效率和质量。他勤于求索、高度负责的作风,连一向以认真著称的日本技术督导都不得不钦佩有加,对其作出了“像绣花针般做电缆”的高度评价,在行内素有“军师”的美誉。

  2000年,负责完成广州首例220千伏电缆隧道敷设施工项目;2002年春节期间应湛江电厂邀请进行事故抢修,在抢修现场度过春节,保障了当地群众春节期间的供电;2003年“非典”肆虐之际,带领施工队伍独立完成220千伏电缆附件安装,一举打破日方在此项技术上的垄断;2009年,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为广州电力增添荣誉;同年8月,受聘为广州供电局电力电缆专业技能带头人,经国家职业技能鉴定中心鉴定,成为电缆施工安装高级考评员……这一系列彪炳的“战绩”,陆浩臻从不主动向人提起,“这不是我个人的成绩,没什么好说的”。

  2006年3月,500千伏的超高压交联电缆开始在我国的水电站投入使用,但其安装调试技术当时尚被外国企业垄断。为了打破困局,陆浩臻同志带领电缆二班又一次担当重任。这项工程选用的电缆截面、单位重量、以及敷设落差均为全国之最,加上布置要求复杂,要将1200平方毫米,外径为152毫米的大电缆敷设好,倘若未经过详尽的现场技术勘测数据支撑,没有几十年电缆施工的经验积累,就不可能作出完善的施工方案,也无法承担如此艰巨的任务。在全体成员的共同努力下,电缆二班最终按时、保质、保量的完成了工程任务,所有项目通过一次性的竣工验收,并被评定为优良。后来参观该项工程的人员,竟抒发出“简直是艺术”的赞叹。此举不但打破了外国在该领域的技术垄断,而且在中国的电缆施工史册上增添了绚丽的一页。

  平凡之中显光华,细微之处见真章 

  2011年7月份,广州面临着历史上最为严峻的夏季用电负荷高峰。在保障用电的工作中,陆浩臻率领他的班组忙得不可开交,整天泡在工地和巡视的路途上。在此期间,他肚子疼痛难忍却一再拖延,但最终还是熬不过家人及同事的强烈要求前往就诊。结果令人吃惊:肠肿瘤!差一点肠子就穿了。固执的陆浩臻当时还不肯住院,近乎偏执地又赶往工地。结果,输电管理所的领导派人硬是把他给架回去做手术。“我老窦(老爸)当时心情十分不好,不太接受这个结果。那么多年的笑脸没有了,我第一次看到他脾气这么差。”陆家欣--陆浩臻的儿子说起父亲眼里依然带点湿润:“老窦说,他又练武术,又经常劳动锻炼,身体好得很,怎么就会来个结肠癌呢?其实,他是放不下手里的活,放不下身边的人……”

  手术很顺利,医生为他切除了10厘米的肠子。“军师住院了。”消息很快传开,所里的职工纷纷自发前往探望。大家都惦记着“军师”,牵挂着“军师”。术后不久,陆浩臻很快就赶着回归集体,谁劝都不愿意多休养。“现在身体感觉怎样?”巡视电缆隧道尚且如此艰苦,高压电缆的敷设和安装更是技术要求高、劳动强度大的工作,在刮风下雨、严寒酷暑恶劣天气中那份苦不堪言的艰辛,笔者担心他能否承受。“这没什么,发现的是早期,还有一次化疗就结束疗程了。”陆浩臻不以为然,一如既往地乐观豁达。

  翻开推荐陆浩臻参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的材料,内文如此评价:“这样一名勤恳踏实、奋发进取的电力工编辑,正是我国电力行业中千万个闪光点的集中体现,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发扬了不平凡的敬业精神,带领着优秀的班组,应对了一个又一个挑战,不断创造着优秀的业绩,以实际行动唱响了新时代电力工人的强音!”“平凡之中显光华,细微之处见真章!”笔者心里由衷抒发出这样一句感叹。是的,这不仅仅是一句颂扬,更是一种责任、一种态度、一种追求!

  (隆卫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